页面载入中...

“熊猫刘中”喜迎“冬奥”

admin 18boyschinese中国 2020-04-06 132 0

  时人以为《铁浆》是返乡文学,但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朱西甯自曝写作的缘起是孙立人案,人们才知道这是作家胸中的不平之气难以排遣,于是灌注到了想象中的华北原乡。在朱天文看来,“萝卜菜籽结牡丹”,这正是文学的奥妙与慷慨。“这不正是文学吗?往往等于是作家写我所能写,给我所能给的,读者取他所能取的。但是常常一个作家所能给的东西,碰到一个非常高明的读者,可能读者得到的是远远超过作家要给的。就像《铁浆》,完全叛变了作家,走向自己很多种可能的未来。”

  《旱魃》台湾版推出时,莫言作序:“朱先生是我真正的先驱。我庆幸现在才看到《旱魃》,否则将失去写作《红高粱》的勇气。对一个少小离家、浪迹天涯的小说家来说,他用语言寻找故乡,他用语言创造故乡。”《旱魃》这部写于半个世纪之前的先行之作,是朱西甯先生现代主义文学探索的代表作。以遥远世界里的华北老黄河为背景,讲述乡里闹旱灾,到处缺水,唯独唐家油坊的那口水井源源不绝地涌着清泉,村里传言出了旱魃怪物。作家从当地的古老传说取材,以杂耍班女子佟秋香和土匪头子唐铁脸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感情的热和天地的旱燥互为呼应,成就了这部悍厉的小说。作者的语言强悍、饱满、意象丰富,像从李贺的诗里化出,犹如乱石砌成的墙壁,布满尖锐的锋芒。

  正如朱天文所说,“大陆读者迟了20年才看到张爱玲,但迟了50年才看到朱西甯,而且这两本书也不过是他37岁之前完成的东西。”

  据悉,理想国还将出版朱西甯的《狼》《破晓时分》等作品,力求呈现出朱西甯更丰富的面向。

  《好莱坞往事》

  《星球大战:天行者崛起》

  最佳混音音效:

  《星际探索》

admin
“熊猫刘中”喜迎“冬奥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