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非遗中国:清徐彩门楼

admin 67194免费视频观看网址 2020-01-21 445 0

  澎湃新闻:对于“科幻超脱现实,反而面对更广阔的世界”这一观点,您如何看待?

  晓航:我以为的“科幻”之所以狭隘是因为它对所有问题的解决出口是科学家幻想,科幻小说描述的是基于科学家的幻想的类型化小说,也只是解决世间繁杂事务的方法之一。但是面对世界,我们可以有除了科学以外心理学、经济学、美学、文学等不同学科的解决路径,由此我们可以拥有更多心理学家幻想、美学家幻想、文学家幻想等各种方式。正如佛教有八万四千法门,入一门都是解脱之道。因此,如果仅通过科幻看世界无疑是单一、狭隘的方式,也是我不认同的。而且我也不认为每个学科都是绝对真理性,只能说具有真理色彩。

  澎湃新闻:但你还是写作了这样一本科幻小说?

  晓航:为了好卖(笑),出版社建议选择这一题材。其实从我开始写小说那天起,我的笔下都或多或少带着科学背景,当时这样的文风并不视为今天火热的“科幻”类型小说,但并不证明这些作品缺失理性、深刻的思考,我也从未将自己的作品局限在某一类型里。我希望自己能尽量做到让不同学科在字里行间进行对话,用“珍珠翡翠白玉汤”式的混搭方法看待这个混沌的尘世,像云一般具有多变性,不向读者们呈现单一、固定的对世界的思考。

  澎湃新闻:读者们往往希望通过作者能够透过作品给出确定性的解读方式,比如对于利益与道德的问题,您是如何在您的作品中作出取舍?

  晓航:实际上,我个人本身不是较劲儿的人,我是一个喜欢和希望妥协的人。在这本书里,利益与道德产生冲突之后,两者达到平衡——主人公商人韦波在“离忧城”灭顶之际选择留下并对旧离忧城进行改造,成为城市新主人。

  澎湃新闻:尽管我们都知道要平衡利益与道德,但是我们很难明确“平衡点”的位置。那么,您所说的“平衡”是否就带有乌托邦色彩?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非遗中国:清徐彩门楼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