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活在战国︱屈原一生都能吃到什么

admin 18boyschinese中国 2020-01-21 118 0

  《铁浆》写于台湾的1960年代,故事设定在清末民初的山东乡野,九个短篇故事,一群血性汉子上演着仇杀与救赎、侠义与温情,在命运面前抗争与毁灭的悲剧,复活了“战国时代的血性”(张爱玲语),乡土成为勘探人性善恶的舞台:为了争盐运生意灌下铁浆自戕的孟昭有(《铁浆》)、在酒楼上吃炒人心的屠夫傅二畜(《刽子手》)、不求神婆自学医书而接连害死家人的能爷(《新坟 》)…… 白先勇先生说:“这真是一篇中国短篇小说的杰作。” 阿城也盛赞“《铁浆》是现代汉语文学中强悍的代表作”,“今天这边的读者接触过的台湾类型小说,深深浅浅总有《铁浆》文字的影响,却不如《铁浆》的铮铮到骨。”

  时人以为《铁浆》是返乡文学,但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朱西甯自曝写作的缘起是孙立人案,人们才知道这是作家胸中的不平之气难以排遣,于是灌注到了想象中的华北原乡。在朱天文看来,“萝卜菜籽结牡丹”,这正是文学的奥妙与慷慨。“这不正是文学吗?往往等于是作家写我所能写,给我所能给的,读者取他所能取的。但是常常一个作家所能给的东西,碰到一个非常高明的读者,可能读者得到的是远远超过作家要给的。就像《铁浆》,完全叛变了作家,走向自己很多种可能的未来。”

  《旱魃》台湾版推出时,莫言作序:“朱先生是我真正的先驱。我庆幸现在才看到《旱魃》,否则将失去写作《红高粱》的勇气。对一个少小离家、浪迹天涯的小说家来说,他用语言寻找故乡,他用语言创造故乡。”《旱魃》这部写于半个世纪之前的先行之作,是朱西甯先生现代主义文学探索的代表作。以遥远世界里的华北老黄河为背景,讲述乡里闹旱灾,到处缺水,唯独唐家油坊的那口水井源源不绝地涌着清泉,村里传言出了旱魃怪物。作家从当地的古老传说取材,以杂耍班女子佟秋香和土匪头子唐铁脸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感情的热和天地的旱燥互为呼应,成就了这部悍厉的小说。作者的语言强悍、饱满、意象丰富,像从李贺的诗里化出,犹如乱石砌成的墙壁,布满尖锐的锋芒。

  正如朱天文所说,“大陆读者迟了20年才看到张爱玲,但迟了50年才看到朱西甯,而且这两本书也不过是他37岁之前完成的东西。”

  据悉,理想国还将出版朱西甯的《狼》《破晓时分》等作品,力求呈现出朱西甯更丰富的面向。

  千古文人侠客梦,几代人的青春里都住着一个金庸。10月30日,作家金庸离世,感念他的文字迅速在朋友圈刷屏,怀念他的文章成为不少微信公号头条选题,许多网友纷纷留言遥想当年读他作品时的动人一刻。

  一个文化人的离世,引发如潮感怀,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思考的文化现象。如果不是被他的作品吸引过、感染过,如果他的作品不曾陪伴过自己的青春,人们不会对他如此感念。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,人们记诵这一嵌入14部作品首字的“名句”背后,正是金庸武侠作品作为一种大众文化,产生的对读者心情怡养、心智启迪、心灵温润的影响。数十年来,金庸武侠作品一纸风行,深刻启示我们,大众文化作为与大众精神生活息息相关的文化品类,更要以滋养人的心灵为己任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活在战国︱屈原一生都能吃到什么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